现在位置: 首页 > 金融 > 正文

网络小贷这七年:从野蛮生长,到监管紧急叫停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年前 (2017-11-24)

2017年11月21日,一纸标注“特急”的文件下发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整治办(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简称),网络小额贷款公司(下称,网络小贷)的审批被叫停。

网络小贷这七年:从野蛮生长,到监管紧急叫停

从2010年阿里小贷的出现算起,网络小贷刚刚度过了七岁生日。在经历了早期的小范围试点、中期的漫长突围、以及后期的野蛮生长后,它终于还是迎来了一道“休止符”。

叫停新增只是这场整治风暴的序幕,各地对于存量机构的摸底调研、风险排查已经陆续展开。多位知情人士向馨金融透露,围绕网络小贷还有一系列的监管细则将在不久之后陆续公布。

脱胎于小额贷款公司的网络小贷是中国互联网生态发展的伴生品,也是金融创新与监管博弈夹缝中的产物。它的出现与发展并非偶然,当然它的失控与衰退也早有预兆。

这是一篇记录网络小贷从出现、发展、繁荣到衰退的演进故事,也是一段颇具“中国特色”的商业进化史。它顺应了时代发展的脉搏,但也因失控的欲望而走向覆灭。

一、网络小贷的萌芽:“舶来品” 与本地化

2011年6月23日,张化桥坐上了从香港九龙开往广州的直达快车,这位前瑞银中国区投行部副总经理、连续4年被《亚洲货币》评为“最佳中国分析师”的人即将到任他的新岗位——广州花都万穗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

突然从外资投行的Banker变成了一个“放高利贷的人”,张化桥的这次转型在当时香港金融圈儿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在当时的香港媒体眼中,内地的小额贷款公司与香港遍地开花的财务公司并无二致,它们都是“高利贷”的代名词。

但事实上,中国的小额贷款公司最早是作为农村地区增量改革的内容之一,带着“有效配置金融资源、改善农村地区金融服务”的任务而问世。因此,它在经营范围、杠杆比例、融资来源、贷款类型等方面都有严格的限制。

当这位个性张扬的前知名分析师决定投身小贷事业的时候,中国的小贷公司已有3366 家,贷款余额2875亿元(截止2011年6月末数据),而那时距离小贷公司正式在全国范围内铺开试点刚好三年(2005年开始在五省试点)。

2011年的中国小额贷款行业还是以线下为主,传统的有抵押贷款业务仍然占据主要的市场份额,但也有一小批小贷公司开始尝试“小而分散”的纯信用贷款业务。

最早开始涉足小额信用贷款的大都是外资公司,比如新加坡淡马锡、法国美兴集团、国际金融公司、香港惠理集团、香港亚洲联合财务、日本永旺集团等数十家外资企业都在中国内地设立小贷公司。

这些外资小贷公司的的平均贷款额度大都在3万~20万之间,主要发放无抵押、无担保的信用贷款。主要形式为:线下“铁军”密集扫街、扫楼获客,上传数据,经过标准化的风控体系、自动化的审批模块后放款。

只可惜那时候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的风口还没到来,当时的它们并没有想到,不久之后,不少中国公司用同样的“套路”再加上新的概念,在资本市场上圈到了一轮又一轮的钱。

张化桥并不是第一个投身小额贷款行业的外资投行精英,他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生部念书时,其中一门金融课的老师美国人保罗希尔,先于他7年便投身了中国小额信贷事业。

保罗希尔是一个极为低调的人,鲜少在媒体上曝光。这位毕业于耶鲁大学、哈佛大学的东亚研究学者、法学博士,曾任摩根士丹利亚洲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还做过美国驻华大使馆一等秘书、商务参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