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深度 > 正文

中产梦该醒了:阿姨并没有改变中国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年前 (2017-11-24)

一个社会最根本的问题是什么?除了经济活动,即生产之外,当然就是人口生育、抚养和教育以及恢复和增强生命力,我们将其称为劳动力的生产与再生产。如果后一个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那么前一个问题自然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有人,生产也就无从谈起;有了人,如何更好抚养和教育,便是当下绝大多数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市民所尤为关注的问题。这是近年来家政工人问题在中国尤为突出的原因所在,也是张明扬刊发在“腾讯大家”的《这不是笑话:阿姨改变了中国》这篇文章(以下简称张文)甫一面世就点击突破10万+的原因所在。

中产梦该醒了:阿姨并没有改变中国

张文很明显触及了城市中产阶级的焦虑痛点——家庭劳动怎么办、下一代怎么办。但阿姨不仅仅是中产账本上的一笔数字,作为家务劳工,她们也面对诸多困境。而张文对于女性回归家庭的认识无疑是浅薄甚至错误的,这背后所反映的,不仅仅是中产焦虑的问题。

虚假的“劳资关系”

所谓“阿姨”,主要指的是家庭保姆。改革开放之后,中国逐渐出现提供有偿家政服务的保姆。自2000年起,“保姆”在中国成为正式职业,成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正式认定的“家庭服务员”或“家政服务员”的一部分。除保姆之外,这一行还有护理、保洁、家庭管理等服务。他们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家政工人”(domestic worker),即在家庭内部从事家务劳动的劳工。在张文看来,一二线城市阿姨们的工资既高又不高:她们每个月拿到的六七千块钱是净工资,这比一般白领的净工资要高;但因为她们不享受“五险一金”,没有任何福利,这些净工资又显得不那么高了。这无疑是比较客观的看法。

但张文的客观到此为止。在他看来,因为市场对于家政工人有巨大的需求——“根据“58到家”提供的一份数据,北京上海阿姨供需比约为1比5,这是一个非常不平衡的卖方市场”——所以阿姨就可以坐地起价了。而作为雇主的作者的确也是如此展开自己的叙述的。

但我们要知道,除了没有“五险一金”之外,阿姨们作为被雇佣者,完全处于弱势地位。例如她们可能受到男主人的骚扰、被拖欠工资、被言语或精神虐待、被无限度支使——毕竟在家庭内部永远都有忙不完的活。一些家政工的工资可能很高,但60%的家政工没有参加任何一种保险计划,她们既不受《劳动法》保护,也难以通过民事诉讼来保障自己的权利。

况且,阿姨在雇主家中劳动,为雇主提供一定的服务,雇主的家就是她们的劳动场所:她们不光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也在出卖自己的情感。家政劳动既是劳动密集型也是情感密集型产业。

我们知道,服务业的根本是微笑服务,这种微笑要伴随着与顾客互动的整个过程,如餐厅的服务员、商场的售货员或飞机上的乘务员。但当她们不面对顾客的时候,她们可以停止微笑,放松下来。

家政工人与其他服务人员的区别在于前者与家庭成员长时间处于面对面的互动状态,在这个过程中无论她们的心情如何,都必须对雇主笑脸相迎。她们脸上任何不快的表情都可以引起雇主的猜疑或反感。在身份上,她们是雇员和服务员,雇主是顾客,是上帝。在空间上,雇主是在家中,理应感到随意和放松;而雇员所在的家实则是她们的劳动场所,她们要小心翼翼且尽心尽力。

另外,一旦还要照顾行动不便的老人和三岁以下的婴儿,阿姨们是没有截然分明的作息时间的。家政工人并非出于爱才去照料雇主家的婴儿或老人,但在照料他们的时候,家政工人必须要表现出关爱。在他人的私人空间将本应无偿奉献给家人的关爱转移给他人的家庭成员,而家政工人自己的孩子或者老人只能托付给亲朋好友或者街坊邻居。

张文对阿姨们的这些困境完全视而不见,只是强调阿姨涨工资的诉求,不能不说是有些一叶障目,想当然地认为农村妇女以及城市的失业妇女都应该从事阿姨这种行业:“阿姨是农村中年女性进城安家的最佳职业……阿姨可以帮助农村女性进城就业时规避《摩登时代》式的呆板流水线,远离富士康式的劳资紧张关系”,仿佛这才是康庄大道。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作的确不人道,会造成紧张的劳资关系,但进入家庭这个工作场所就很人道,就不会有紧张的劳资关系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